十字鬼

搬家公告

日安,這裡是十字。


最近我會搬到艾比索,之後都會在艾比索發表新文,也會陸續搬舊文過去。Lofter目前發表的所有文章都會維持原樣,只是不會再更新。


這幾年來,雖然發表的篇數真的非常少,但不管在文風還是在創作心態上,或多或少能感覺到自己的轉變。現在回頭去看2014年發表的第一篇文章頗汗顏的,但我仍舊很慶幸四年前的自己寫下了這些文字。 更新的篇數這麼少,我也自認自己還不成熟,真的很謝謝大家還願意點下喜歡和推薦, 也非常謝謝你們願意留言給我,真的給了我很大的鼓勵,現在回去看那些留言還是覺得很暖,謝謝你們!!


最後,謝謝一路閱讀到此的你。


十字鬼...

 

[利維坦 2.0] 讀心者攻無不克 (豹狼)

*末日AU

*自我放飛的復健之作,bug和OOC什麼的請無視它TvT

*這裡的記憶核心和原作不太一樣噢


01


  雲豹越過長廊,一路暢行無阻,重重門禁如今形同虛設。他瞥了牆壁一眼,不知何時冰霜已經沿著裂縫悄悄蔓進原北堂基地,再過不久恐怕連鋼鐵之心也要被冰封。

  袋狼就坐在鋼鐵之心的中心,仰頭仰望著鑲嵌在牆上的環狀螢幕。密密麻麻的數據映上他的紫色眼眸,那一秒雲豹幾乎生出他是台人形電腦的錯覺。

  雲豹走上前,替他裹上毛毯,蹲下身按摩他冰冷的腳掌。這幾天溫度又降得更低,連他都覺得冷,袋狼的雙腳現在一定凍得沒知覺。

  袋狼動也不動,彷彿對他的存在視若無睹。過...

算是近況報告(?順便除一下雜草


近乎兩個月沒有更新,將近四個多月沒有寫出新篇,何德何能還能收到小愛心,真的謝謝大家。


2016下半年我寫的字數少的可憐,靈感不豐,腦洞不開,深深感受到何謂江郎才盡。腦中雖然有構想,卻沒有把它們訴諸文字。


我開始思考「寫作」對我而言是什麼,我想寫的是什麼樣的作品,該怎麼說故事,怎樣才是一篇好的故事。偶爾自卑自己實在是沒什麼才華,無法想出和寫出什麼好文。想著想著,下筆就會開始遲疑。雖然也可以不用想那麼多,但我希望自己能有所突破和成長。


當然也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懶(喂


接下來的日子,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創作和生活的平衡點。還有再次感謝大家的...

 

[ハイキュー!!] 外星與超能者 (大菅)

外星事務所paro

*第一人稱自創角視角


[外星與超能者]


  陽光明媚,鳥啼啁啾,標準的風和日麗四月天。

  前幾天百合和鳶尾花都開了,店內店外一片花香浮動,我的老闆挽起袖子,細心地往根部澆水,側臉溫和專注,我好像又看到幾個路人往這裡偷看。

  老闆為人低調,在附近一帶卻小有名氣。不知道多少女客人專程來買花就是為了能多看他幾眼。池面性格爽朗,待人謙和,偏偏笑起來眼下那點痣又帶了點慵懶勾人的味道。我不只一次在店外聽到女學生竊竊私語說喜歡看他捲起袖子的樣子,就算沾上土也很帥。

  ……人帥真好。

  我捧著花盆哀怨地走過店長身後,對這個...

2016 年末創作回顧

  今年寫的字數可謂創下歷史新低,新的一年,希望能有更多時間可以好好寫文+發廚!



大圖可以開新分頁,或是走這兒→ 

[利維坦 2.0] 終歸 (七鳥)

*有雷,不想被劇透的話請慎入

*自創角第一人稱視角

*時間點設定在很久之後


[終歸]


  燈光迷醉,酒意微醺,舞台燈配合著悠長慵懶的節奏轉為魅紫,光球轉動粼粼光彩。她歛著眼,下垂的眼尾彷彿雀羽曳地。她的歌聲婉轉深情,輕易地就能挑起人心底的脆弱和多愁善感。我在心裡默默讚嘆,火辣性感固然讓人血脈噴張,但深情的曲風也很適合她。


  「嘿,」在我面前的老兄叩了叩桌面,望向舞台的眼神充滿讚賞和驚嘆:「太美了,她叫什麼名字?」


  我露出微笑,驕傲地答道:「布穀鳥。」


  布穀鳥是店裡的駐唱歌手,比之為第一紅牌一點也不為過,有她登台演出的日...

[MHA] 其實言過其實 (下) (出勝)

*年操、OOC和私設多

*微量葉隱和上耳閃光彈

*忽略御茶子暗戀出久的官方設定

*上篇→


[其實言過其實] (下)


  「綠谷ちゃん的臉好紅。」路過的蛙吹梅雨幽幽開口,正在僥倖酒吧燈光昏暗的綠谷出久一抖,慌慌張張地擋住臉聲稱只是喝得太多。


  「小久君容易害羞這點還是沒變呢!」麗日御茶子掩嘴輕笑,路過的蘆戶三奈深感贊同地點頭,感慨道是啊,誰能想到現在竟然成了最佳英雄呢,男大十八變啊。


  綠谷出久,淚腺脆弱,內向靦腆,老好人一個。分析起英雄可以滔滔不絕,和女孩子說話卻總要紅著臉支支吾吾。領帶打得很糟,是個STK,後面可能還要再加上個抖...

[MHA] 盛夏冰菓 (切爆)

*福至心靈,即興打起的一篇切爆,希望看起來還安好><

*私設切島家是吃貨(喂


[盛夏冰菓]


  爆豪勝己蹲在樹蔭下,破碎的陽光一片片落在他身上。蟬聲愈噪,放眼望去連空氣都是扭曲的。他汗如雨下,懶得去擦,只是有一下沒一下地拉開衣領散熱。

  「喂~爆豪!」姍姍來遲的切島揮著手向他跑來,他才剛抬起頭,手裡就被塞了一隻冰棒,蘇打口味的。

  「你吃過沒?」他喜滋滋地拆開自己手上的那隻,放進嘴裡就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,表情和熱到快暴斃被喜潑一身涼的小狗如出一轍:「現在買一送一,我家到夏天就會買一打冰冷凍庫。」

  切島爸媽在雄英高中1-A小有名氣。原因無他,就是切島爸...

[MHA] 其實言過其實 前篇 (出勝)

*出勝年操

其實言過其實的前篇~

*滿滿的OOC(汗


[其實言過其實] 前篇


  「要走了,去換衣服。」

  「去哪裡?」

  綠谷出久錯愕地從沙發上撐起身,握著筆的手茫茫然地擱在半空中,穿戴整齊的爆豪勝己快步走來,綠谷出久的雙眼不明所以地追著他繞過沙發靠上椅背,一轉過頭就恰巧和爆豪勝己居高臨下望來的視線撞在一起。

  爆豪勝己天生就氣勢迫人,經過這些年的打磨更多了分內斂和深沉,愈發迷人和渾然天成,他不自覺就看呆了。

  「小勝這樣好看。」

  他真心誠意地讚嘆了一句。爆豪劈手奪過他的筆和筆記本扔到一旁,凶巴巴地吼:「快點!」

  綠谷出久抖抖...

[MHA] 其實言過其實 (上) (出勝)

*出勝年操

*基本上設定和英雄本無所畏差不多

*出久的追憶似水年華 (不#

*出久生日快樂!!

*前篇在此→ 出久到底知不知道1-A的陰謀呢~


[其實言過其實]


  綠谷出久才剛踏進酒吧,黑壓壓的人群就爭先恐後地擠到他面前,昏暗燈光之下他根本還沒看清誰是誰,就不知道是誰興奮過頭不小心推了旁邊的倒楣鬼一把,人群裡傳來一聲又驚又怒的咒罵,有個人影踉蹌了幾步差點跌到他身上,場面登時混亂無比。綠谷出久驚呼一聲哇切島同學你沒事吧伸手要去扶,人群後面就炸來一波歡呼和此起彼落的響炮——生日快樂!

  綠谷出久一面扶起切島,一面忙不迭地回謝謝,又被突如...

©十字鬼 | Powered by LOFTER

文手,目前長期潛水中